头图

  断断续续,终于读完了龙应台先生的大江大河。过去的事情,被一丝一丝的捡了起来。他们,处在胜利者与失败者之间,却不曾被铭记、纪念,甚至是唾弃,而是犹如橡皮屑一样,一吹,就没了。

  也许,正犹如某些人所说的一样,“中国哪有什么‘大江大河’。”